搜索 解放軍報

高超聲速武器:用實力詮釋“唯快不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黃如昕 劉朝興 劉禮責任編輯:伍行健
2020-11-30 13:09

近年來,高超聲速武器已經成為世界各大國軍事戰略及裝備發展博弈的焦點之一。這種以快見長的“革命性武器”,被諸多軍事專家認為將從一定程度上改變未來戰爭模式。

目前所説的高超聲速武器,是指以高超聲速飛行技術為基礎、飛行速度超過5倍聲速的武器。除各種導彈外,比較普遍的看法是,它還包括高超聲速制導炮彈、轟炸機、偵察機等。這些武器裝備具有飛行速度快、突防能力強、打擊精度高、航行距離遠、發展潛力大等特點。

可以預見,隨着科技發展以及各國高度重視,在未來戰場上,更多的高超聲速武器將不斷現身併發揮作用。    

高超聲速武器研發與列裝:

崢嶸初露天下知

當前,世界各軍事大國在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展開激烈角逐,啓動了多個高超聲速武器研發項目,一些項目取得重大突破。在高超聲速武器研發方面,俄、美等國的投入仍在加大。

俄羅斯是首個批量列裝高超聲速武器的國家,所列裝的主要有“先鋒”高超聲速助推滑翔導彈、“匕首”高超聲速導彈、“鋯石”高超聲速巡航導彈等。

“先鋒”高超聲速助推滑翔導彈是以高超聲速滑翔飛行器為彈頭、以洲際彈道導彈所用助推器為動力載具的洲際導彈,彈頭最大飛行速度據稱超過20馬赫,可攜帶核戰鬥部或常規戰鬥部。它用固定發射井發射,高超聲速滑翔彈頭能在飛行過程中機動變軌,有很強的突防能力。

“匕首”高超聲速導彈以米格-31戰鬥機為載機,發射後飛行速度可達10馬赫,能攜帶核彈頭和常規彈頭。據俄方公佈的數據,“匕首”導彈已在多種天氣條件下完成數百飛行架次的訓練,10架掛載“匕首”導彈的米格-31戰鬥機已經進入試驗性戰鬥值勤。

“鋯石”高超聲速巡航導彈的最新亮相是在今年10月。該導彈經俄 “戈爾什科夫海軍元帥”號護衞艦發射後在飛行約450千米後成功擊中位於巴倫支海的目標,用時4.5分鐘。“鋯石”高超聲速巡航導彈最大飛行速度達8馬赫。此導彈將配裝在“彼得大帝”號重型核動力巡洋艦及基洛夫級“納希莫夫海軍上將”號核動力導彈巡洋艦上,據稱未來還將發展潛射型和空射型。

與俄羅斯相比,在高超聲速武器研發方面,美國起步較早,投入也不少,一直致力於項目驗證及關鍵技術攻關等工作,先後展開了多個技術項目,但至今尚未列裝高超聲速武器。據公開資料顯示,印度、日本等國在這方面的相關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高超聲速武器的影響:

黑雲壓城城欲摧

高超聲速武器作為21世紀的新鋭武器,和常規武器相比具有明顯優勢,有可能顛覆現有的打擊方式和傳統防禦體系,大大拓展作戰空間。

顛覆現有打擊方式。高超聲速武器可在短時間內對敵方重要目標實施打擊。憑藉其極具穿透力的打法,它很可能被用作“踹門”利器,以“讀秒”的速度對重點區域、重點目標進行遠程清除,為後續大規模打擊掃清障礙。

其作戰運用主要有3種方式。一是高速突防,“直拳式”衝擊。研究表明,當導彈飛行速度達到5~6馬赫以上時,僅依靠速度就足以達到非常高的突防概率,有效穿透各國現有的作戰防禦體系,摧毀敵方的高價值目標。二是側向迂迴,“勾拳式”擺擊。一些高超聲速導彈能夠“打水漂式”飛行或者全程變軌飛行,繞過敵方主要攔截集羣,開闢戰場“安全走廊”和“側向突防通道”,以迂迴側擊方式打擊敵後方的關鍵目標。三是混合編組,“迷蹤拳”重擊。高超聲速武器若和無人飛行器編組行動,以大量分佈式無人機形成誘餌和干擾機陣列,可以有效延遲被敵方發現的時間,大大提高打擊成功的概率。

改變傳統攻防體系。高超聲速武器可實施防區外遠距離發射,不需兵力前出即可對敵實施有效殺傷,因其難發現、難識別、難判斷、難攔截,勢必會打破現有攻防體系的平衡,成為懾止敵方發起作戰行動企圖的重要手段。

部分高超聲速武器飛行時高度較高,現有探測手段難以發現。它的飛行速度處於絕大多數防空反導武器能力的閾界外,這使它至少在一定時間段內鮮有“天敵”。同時,有相當部分的高超聲速武器沿非慣性彈道飛行,難以進行穩定跟蹤,這就使當前的諸多抗擊手段面對它時“有心無力”。因此,它的使用勢必對傳統的兵力部署、作戰模式、反導系統、作戰保障等產生深刻影響。

另外,高超聲速武器的出現,也在大幅度擠壓攻防的響應時間,對指揮者尤其是防禦一方指揮系統應對的能力水平提出更高要求。

大大拓展戰場空間。高超聲速武器的研發和應用,促使作戰空域不斷拓展,逐步形成空天一體甚至是全球性戰場空間。一是戰場界限變得更加模糊。高超聲速武器可在數分鐘內打擊數百及至上千千米範圍內的目標,進一步模糊了前沿和後方界限,可以對“遠在天邊”的目標實現 “近在眼前”的快速精確打擊。二是作戰區域更大。隨着高超聲速武器在續航能力和速度極限上一再突破,以及它對臨近空間和大氣層的深度利用,一旦投入實戰,攻擊方和反制方都必然會面對範圍更大的作戰區域,過去一些未曾得到利用的空間也會劍拔弩張。

高超聲速武器發展:

楚山無限路迢迢

近年來,一些軍事大國研發的高超聲速導彈逐漸步入實用化階段,高超聲速武器的研發也呈逐步加速之勢,智能化、極限化、多元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智能化。高超聲速武器作為決勝未來戰場的重要武器,氣動外形獨特,飛行距離遠,對導航系統技術要求高,從理論上講,也可能因其他因素影響而出現意外。這種情況下,引入智能化技術就成為必然選項。藉助智能技術,高超聲速武器可具備自感知、自決策、自執行、自學習、自適應、自提升能力,實現快速決策和反應,以徹底發揮高超聲速武器的速度優勢。目前,一些國家已將“人工智能與高超聲速飛行器”列為優先關注的軍事技術領域,以便增強高超聲速飛行器的自主作戰能力。

極限化。高超聲速武器的問世,本身就是人類不斷追求武器性能極限的產物。隨着科技發展與突破,高超聲速武器在作戰性能方面的提升將不斷突破當前極限。一是速度更快。在這方面,超燃衝壓發動機的研發與改進方興未艾。一些國家的試驗表明,在採用碳氫燃料時,超燃衝壓發動機可助導彈實現的速度在8馬赫以下,而當使用液氫燃料時,則可使導彈飛行速度達到6~25馬赫。可見,相關技術的每一次突破,都可能刷新高超聲速武器的最高速度。二是射程和航程更遠。在高超聲速武器的射程上,當前已經呈現出“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局面。已擔負試驗性戰鬥值勤任務的俄“匕首”導彈,射程超過1500千米,而其他一些在研高超聲速武器的射程與之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就為高超聲速武器的“頻頻破紀錄”預留了空間。

多元化。隨着超燃衝壓發動機、滑翔彈、機動變軌、人工智能等關鍵技術的突破,高超聲速武器呈現出強勁的發展勢頭和廣闊運用前景。一是平台更加多元。高超聲速武器使用的搭載平台將不再侷限於在大氣層內飛行的飛機、巡航導彈等。一些國家已提出設想,有可能突破大氣層,讓搭載平台自由往返於地球表面與太空之間。一些運載平台將是可以重複使用的,在這方面,已有國家在加緊研究相關關鍵技術,並取得一定進展。二是載荷更加多元。高超聲速武器集戰術應用與戰略威懾於一體,既可以是常規武器,也可以配備核彈頭,成為戰略威懾系統的一部分。新型吸氣式高超聲速武器系統將能攜帶更多有效載荷,執行多種打擊任務。在未來,它還可能搖身變為導彈防禦系統中的高效用彈,以滿足攔截來襲高超聲速武器的要求。

當然,需要指出的是,當前高超聲速武器的研發與使用仍處在“初長成”階段。若真要對未來戰爭產生顛覆性影響,路漫漫其修遠兮,要爬的“坡”、越的“坎”還有不少。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